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能到達的國度。

所有值得等待的美好,都会静静到来~

 
 
 

日志

 
 

蹉跎的不是月光  

2011-11-04 01:42:56|  分类: 唱出来的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不去的距离

我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阴晴不定的人。

ok。别误会,对我自己而已。我的好习惯就是,不管自己心情如何,绝对不会牵扯到他人,不会对不相关的人发无故的火。

呐,这是很认真的在说。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

有时候若是对某个人发了火,然后说,对不起,今天情绪不太好,是我的错。这一定是我在迁就,你做错了事,但是我不想让你知道了。

这么简单而已,我愿意说,对的,是我错了。

再然后,我本来离你1米的,或者我放慢脚步,或者我快步朝前。于是,我们便再也回不到当初一米的距离。


蹉跎的不是月光 - shine。影 - 不能到達的國度。


关于二货

打从二货这个词开始流行,我便自动把自己归为此类。

同时,也喜欢不自觉的把某些人归到二类去喜欢。像是二得很猖狂的GAGA。

二货似乎有些共同的表面特征,羁傲不逊,永远一副天塌下来有地顶着的表情。其实说得难听点也不过就是破罐子破摔,说得好听点就是愿意活得潇洒自在,标新立异,典型的鸡血打多了,跟旁人不太一样。

是的,每个二货都不一样。即使看上不差不多的二货,骨子里也有不一样的二。但是所有不一样中,最相似的是,每个二货都有梦想,并且很勇敢。

我的话,算不上一个合格的二货,因为大部分人都看不出来。经常因为长相遭到一帮毒舌妇围攻,你个二货,长了一张骗人的脸。

好吧,我不是故意的。

骨子里我是个不喜闹喜静,却又不喜雨爱光的人。并且很自然的对熟人亲近,对外人疏远,于是就成了静默与热情的矛盾体。

矛盾体二货外出时其实并不刻意隐藏自己,要是你能看出来,那么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二货,要是看不出来,她就是个优雅的小女生。


蹉跎的不是月光 - shine。影 - 不能到達的國度。


愤青不愤青

前几天跟酒爷爷说,我是个悠闲的小愤青,我高兴被高尚的崇敬者们鄙视。

常常觉得,要是在古代,我一定是个英姿飒爽的女侠(哈哈。。笑~),整日除暴安良,嫉恶如仇,行侠仗义。

一直一直长大的时候,一点一点发现,原来生活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社会可以发展成这个样子是很奇怪的。也是很让人绝望的。

从医疗到教育,从官到商,无一不是植了一块光鲜靓丽的兽皮,包裹着深深的肮脏。

没看清的人是幸福的,至少不会想起来的时候作呕。

看清的人也选择性的弱视,假装没看到那些丑陋的术后痕迹。

我连问问到底是怎么了的勇气都没有。是真的没有。

没有办法去问为什么医生做职责内的事情一定要收红包、没勇气问为什么考了那么可怜的分数却上了那么高等的学府、没那个脸去知道,小平爷爷说当官的是人民的儿子,怎么忽然就全变成老子了。

当然,还有很多机密的,计算精细的问题不能提。

人这一生,这样拼命努力地追寻的,难道就是那N百平米的房子?跑起来有力拉风的车子?人前那些虚假的恭维?

被众心捧月般对待的人,其实孤单的有些可怜。

有时候,当我跟别人说,什么都有的人,未必比什么都没有的人活得舒心,常常会收回一个不屑的眼神。

做了坏事的人,心果真就安么?我想不会的。

因为不安,所以才更要显得富丽堂皇。这样才更能把遭人恶理解成遭人妒。继而渐渐在浮光杯影中,失去爱的能力,不明善恶,不顾是非。

心胸狭隘的人,终于通过自己的奋斗获得了上述种种,却洒脱不起来了。各种担心接踵而来,是不是那个人接近我,必定有目的的?

真正会幸福的人,应该是不论回忆起哪段过往,都觉得问心无愧,连悲伤都温暖的人罢。


蹉跎的不是月光 - shine。影 - 不能到達的國度。


爱是只懒散的猫

我无数次跟自己说,你可以失去理智一次的。

风也走了,鸽子也走了,自己却迟迟挪不动脚步。

最近女人们常说的话就是,找老公的难度又增加了呢。

原本很简单的事情,在这个鱼龙混杂的社会里,变得艰难起来。

小Y说,以后我照顾你,咱不结婚了。

何必要男人呢?

真的奇怪啊,这些平时生活里都会弱弱的被周围强势的女人欺负到要我保护的小孩,却会这样理所当然的要照顾我 。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缺男人在身边,以各种身份,各种姿态告诉我他们的宠溺。

而从来没有哪一个,会这么多年一如既往。

胡胡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连M这样痴情的人也会变,我以为他会一直等你到最后的。

我笑得很轻,也很真心。

这下,我可以宽慰一些了。这么多年,我总是觉得自己欠他的,就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想到他心里就慌张。

现如今,他终于找到了真爱,我们终也回不去那些青涩的时光。

我怀念的,是那些不带嘈杂的心。

爱有时候,只是一颗简单的心而已。大部分人都失去了爱的能力,找不回那颗心了。

见几次就想着要跟女人上床的男人要来做什么?

只会发信息甜言蜜语说爱你,却连去看你一眼也不愿意的男人信他做什么?

不能忍受你的小性子,不会心疼你的眼泪,不能懂得你对他的好的男人还爱他做什么?

她们都说我会是最后结婚的人,理所应当的认为因为我要求太高。

被这样说的时候,大部分女人都会否认,哪有,我要求不高的。

我默认。我自己也觉得择偶要求太高了,所以现在还让大家牵挂着我的终身大事。

而最高的要求也不过就是,人品要好。

我要爱的人,要让我敬仰。我会有不断从他身上学习做人、处事道理的愿望。

我希望他是善良的,干净的,聪明而不狡诈,沉稳却不无趣。

喜欢爱,也喜欢被爱。

自从胡胡在感情里受伤以来,我一直在挣扎,对于不是自己的问题,往往可以看得特别透彻。

我看不到他们的未来,却不忍心去阻止她继续爱。

人的一生中,可以奋不顾身的爱另一个人,或者也是一种幸福。

我愿意成全她的飞蛾扑火,愿意去帮她做身保护膜,让她灼烧的伤痛可以减轻些。

其实我宁可自己像她一样真正任性一次,可惜我总是太过明白。

太过明白的人,总是很难幸福的。

蹉跎的不是月光 - shine。影 - 不能到達的國度。

 

蹉跎的不是月光

曾经一度失去信念,不知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试过各种活法,所以生命于我而言还算丰富多彩,当然,我知道,有时候我的生活就像谁说的那样,羡煞旁人。

当岁月不断转身的时候,我也固执的不肯回头。

我从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我不受任何条框的约束。

小迟常说,觉得姐姐很酷。

这种酷,是我所喜欢的形容词。就像是战神MARS,浑身燃烧着火焰。

每晚陪我的都是那些月光,有时看得见有时看不见,可我知道,它们在。

我是否蹉跎了那些华美的光?

这里的天空很少会有大片的星光,于是连抬头的习惯也没有了。

尤其,现在这种渐冷的夜,到处都氤氲着瑟瑟的寒气,好像是孤寂在空气里发了酵。

作为传说中的孤独者,我觉得这样的状态确实很让人安心,这跟拿下雨天在窗里看雨与阳光明媚的时候享受日光相比是完全不同的。

我有几个不错的亲爱,有许多相处愉快的朋友,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独立的思考,独立的存活在自己的世界。

我要去的远方会在月光里成形,我写的故事会在脑海里上演,我喜欢的歌也会在静谧里越发动听。

我不介意一个人做很多突发而想的事,也不介意自己是否看上去渐行渐远。

因为所有一切,与存活的意义比起来,都显得很渺小。

我按部就班活了很久,或者以后也会继续,但是再也不会觉得理所当然。

月光很清澈,我的心也是。

还是那句话,我永远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所猖獗的,是这个黑与白几乎颠倒不分的世界。

-----By七恋

2011、11、04 凌晨1点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